律师,怎样做一个好情人

发布时间:2020-07-01 15:49:00

“有需要找我的律师”——我希望中国社会,特别是企业家,能够接受这样的习惯。

“有需要找我的律师”——我希望中国社会,特别是企业家,能够接受这样的习惯。

创业者(甚至普通人)_有一个“亲和力”强的律师,成为“终身恋人”——所谓“亲和力”,首先是相互信任、相互尊重,然后相配、共同成长;而法律恋人,不仅具备“法律保姆”的专业能力,能够照顾日常事务,但也有“法律保镖”的专业能量来解决特殊问题。

律师和委托人要善于“互爱”,维护彼此的“万俗”。作为一种服务职业,律师应该在以下三个方面与客户保持“爱”:

首先,专业水平应该是导师

律师与委托人通过自身的专业能力和专业精力进行合作的形式也多种多样:有委托人付费、律师工作的“傀儡”合作,有委托人聘请、律师参与的“合伙人”合作,还有“利益分享”的合作,客户和律师作为一个专业人士一起工作赚钱,对律师来说_的状态就是在生活中拥有同样水平的专业精神和智慧,为了赢得客户心中的尊重,甚至达到一定的“指导状态”——律师为所有人服务,但不向任何人推销自己;律师为所有机构服务,但不是权力的暴徒或资本的追随者。这需要律师自身的修养和贡献。

第二,职业精神应该是女仆的心态

律师行业本质上是一个服务行业。首先,这种服务业是私人的,即对雇主的服务和忠诚。无论如何,律师不应损害用人单位的利益,这是一种基本的职业道德和职业道德。因此,公诉法和其他有关部门无权要求律师公开当事人特别是刑事被告人的秘密。--律师应该有“忠于雇主”的本能,有“让客户的秘密在他胃里腐烂”的决心。

同时,律师职业具有相当的专业性和独立性:其专业性不仅包括律师的专业技能和生活智慧,还包括律师的职业平台和职业能量。它的独立性是建立在以专业技能为基础的社会分工需要之上的。通常,刑事辩护律师不仅是当事人的代理人,而且是刑事诉讼中相对独立的参与者。比如,IPO等涉及公共利益的律师的法律意见,也是对社会公共利益的保护。

因此,律师在服务过程中应该有一种少女般的职业谦卑:无论是对客户,对公众,还是对法律。--谦虚是一种修养和自信。

第三,合作过程应采取家庭成员的态度

我经常听到客户说:你的一些律师总是告诉我如果有什么风险该怎么做,但他们就是不告诉我该怎么做。在这方面,我经常解释说,_的决定权是老板不可替代的责任和权利,律师不能代表老板行事。另一方面,我也建议律师应该能够移情,移情,移情,移情,给客户一些建议,有时甚至是“欺凌”——当然,前提是要保护自己。

我也习惯了在自己的实践中扮演“恶棍”的角色:比如,当我出去和客户谈话时,我的律师可以斩断“恶棍”,让老板做一个“好人”;当客户不方便直接在外面发表意见时,我也可以当“恶棍”谈事情;当当事人内部出现矛盾时,律师也可以充当“主客”角色,代替相关当事人成为解决相关矛盾的“恶棍”。--做亲戚或恶棍就是做情人。

_,应该说:在外部,律师应该有当事人利益至上的观念;在内部,他们应该是“好情人,清账”——界定彼此的权利义务关系,必要时上法庭——这也是“界限感”、自由裁量权和律师与企业家之间保持良好的职业理性关系。